冬眠的蝉

没有在码字!😢😢


但依旧为了能写出满意的文字而持续努力着!!!

【紫堂幻中心】少年与猫(一)

紫堂幻中心,银幻为主,标题和正文关系不大——总而言之是党费!

————————————————————————————————

当银爵念到紫堂幻名字的时候,他正坐在教室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上,望着窗外一只银色的蝴蝶发呆。它被夏季东南风送来的蜜香吸引,久久不愿离开那株五层楼高的月桂树,以至于银爵不得不把他的名字又叫了三遍,他才有些窘迫地抬起头,正好迎上银爵严厉的视线。

“抱歉。”紫堂幻垂下头低声地说。

“没有关系,毕竟马上就要到周末了,”银爵的语气缓和了一些,“卡米尔同学已经和大家分享了他的暑假经历。现在,紫堂同学,轮到你了。”

光是在大家的注视下从座位上站起,这几乎就要耗光紫堂幻发呆时积蓄的全部气力。而当他从桌子间穿行而过,那一双双或冷漠或不怀好意的视线几乎要让他失去勇气。只有当坐在第一排的挚友金向他展露了一个微笑,才多多少少在紫堂幻的心中注入了些许力量。

但在站上讲台的那一刻,紫堂幻心中那个虚幻的气球被彻底戳破了。他紧抓着衣服下摆的双手直哆嗦,眼前一阵阵发黑,话到了嘴边却很快被无言的恐惧吞没。

所以,当铃声响起、银爵举起手说“下课”的那一刻,紫堂幻不得不扶住了黑板,才不至于因为双腿脱力而迅速瘫倒在地。

 

周五下午的最后一节是体育课。银爵刚刚发出“下课”的指令,同学们就抓起早就藏在桌下的足球和篮球冲了出去。不消一分钟,教室里就不剩几个人了。

银爵站在讲台上,将他尚未用过的课件收进包里。他还没来得及开始正式上课。作为这学期刚刚转来的新老师,银爵让每个学生在课堂上用十分钟讲述他们认为暑假里最有意思的事,也藉此熟悉一下班上的同学。一周过去了,那两个叫金和凯莉的孩子给银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将最后一叠文件收进文件夹后,银爵从衣挂上取下大衣准备离开。就在这时,教室里最后留着的那个男孩走了过来。银爵将大衣挂了回去。

“有什么事吗,紫堂同学?”

“老师,我想问问......”低着头的男孩怯生生地说,“我能不能不和大家分享我的暑假?”

“为什么呢?”银爵温柔地说,“其他的孩子都说了。”

“但是我没有事情可以分享......”沉默了片刻,紫堂幻低声说道。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银爵才得以认真地打量起眼前这个垂着头的男孩。他已经不止一次听见过“紫堂”这个代表权力与财富的姓氏,但只消看一看眼前这个男孩,就知道他与这两者都没有什么联系。他的裤子和上衣虽然做工精致,但都有些不合尺寸,这让他看上去像是套在一个巨大的被罩里。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挂在他的脸上,眼镜后面一双蓝绿色的眸子躲躲闪闪,大部分时候都没有光泽。

“一定有事情可以说的,”银爵停顿了一下,“比如,你可以讲一讲你和你的哥哥,就像卡米尔同学那样。”

在下课前不久,卡米尔为大家展示了和他哥哥一起制作的飞机,成功让所有人的心都收回了课堂。你只需要将飞机端部的那圈螺旋桨绕上几圈,它就可以在空中滑翔好几米。当卡米尔拿着它示范的时候,那架飞机从教室的前面飞到了后面,差点落在了紫堂幻的头顶。

紫堂幻摇了摇头,声音更小了:“我的哥哥们从来不会陪我制作手工。”

“那你可以讲讲你的兴趣,”银爵说,“比如你读过的一本书,或者......”

“银爵老师,我真的什么没什么可说的,”紫堂幻说,颤抖的声音让银爵几乎以为他就要哭了。

银爵看了一眼窗外,临近傍晚的天空正逐渐从天蓝色转为一片灿烂的酡红。他原本打算周六去拜访帕洛斯,但他决定暂时推迟这个打算。

“紫堂,别轻易放弃,”银爵轻声说,“我们还有一个周末的时间。如果你不介意,明天我可以到你家里,和你商量一下这件事。”

紫堂幻有些惊慌地抬起头,银爵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不用害怕,”他说,“这不是因为你表现不好。我原本就打算上门拜访学生的家长。”

紫堂幻犹豫着,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在那一刻,不知是因为光线还是什么别的原因,银爵在他的脸上读到了一闪而过的恐惧。

 

紫堂幻背起书包,目送着银爵的背影消失在教室的门口,并在心里小声地责怪自己——他为什么没有拒绝他的老师呢?

但很快紫堂幻决定将这件事暂且搁置。无论如何,这是一节体育课,也是他在回家之前能够享受的最后一点乐趣。他拿起放在桌上的羽毛球拍走出教室,开始在人群中寻找金的身影——自从上一个学期以来他们就是羽毛球场上的一对搭档,他们联手赢得了很多场比赛。

然后紫堂幻看见了被人群簇拥着的,站在操场中央的金。金很有运动天赋,有他在的那一队稳赢。就在金左右为难的时候,他远远地看见了紫堂幻,于是高高地扬起手,然后朝着紫堂幻的方向大喊。
“紫堂,我们正在商量足球比赛分组的事,你要一起加入吗?”

紫堂幻的心沉了下去。如果说对羽毛球他还能勉强应付,那么他对足球根本一窍不通。霎时间无数视线落在紫堂幻的身上,孤身一人站在讲台上的那种无力感又回来了。紫堂幻只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然后说:“不用了,我的父亲要求我在五点前回家,我先走了。”

这句话半真半假。紫堂幻的父亲的确很严厉,但他绝不会允许紫堂幻逃课,即使是体育课也不行。但那时紫堂幻一心只想着逃离。他抱着羽毛球拍向着校门走去,只留下一个孤独的背影。操场上传来孩子们的打闹声,远远的,金的声音飘进了他的脑海。

“石头剪刀布......那我就和佩利一组啦!”

紫堂幻咬紧嘴唇,好不容易才没让眼泪落下来。

————————————————————————————————

评论(11)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