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的蝉

没有在码字!😢😢


但依旧为了能写出满意的文字而持续努力着!!!

【紫堂幻中心】少年与猫(二)

( • ̀ω•́ )✧上篇在这里 少年与猫(一)

这篇就是完结了!

其实是一个温暖的故事(悄声)

——————————————————————————————————

周六上午八点整,当银爵的车灯刺破清晨的雾气,这座城市正迎来秋季到来前的最后一场雨,雨下得细碎而不连贯。透过雾气,银爵能看见市中心商业区斜刺入天空的高大玻璃幕墙。十二条道路以那里为中心呈放射状射出,十年前身无分文的紫堂幻父亲沿着其中的一条来到那里,十年之后就在那座高高的建筑上俯视着自己创建的商业帝国。

紫堂家的所在的住宅区就紧邻着那片繁华的商业区。银爵将车窗摇下一条缝,小心翼翼地在湿滑的道路上驾驶着,在雨中阅读着每座院落前难以辨识的标识牌,最后在道路尽头的那座院子前停了下来。

厚重的铁门悄无声息地向后滑开,透过雨幕,银爵看见了站在铁门旁身穿西服迎接的高大男人,和站在他身边戴着眼镜、低着头的男孩。银爵在铁门前停下了车,一个中年男人为他打开车门,自己则接过了钥匙,然后像幽灵一样消失在了雾气中。这一切发生地如此迅速,以至于当银爵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和紫堂家主站在伞下、彼此紧握着对方的手了。

“您好,银爵老师,”紫堂家主的声音低沉而不失威严,“昨天我听幻说您要来拜访,不知他又惹了什么麻烦?”

“没有的,”看到紫堂幻低垂着的头,银爵终于明白了那丝恐惧的来源,“您的儿子非常听话,这不过是一次例行拜访。”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紫堂家主举起手来以示歉意,然后转过身去,再次面对银爵时表情已然变得凝重:“十分抱歉,银爵老师,”他说,“请原谅我无法陪同您,但您的话我会让秘书一字不落地转述给我的。”

这样说完后,紫堂家主看向紫堂幻,眼睛里残存的最后一丝柔和光芒熄灭了。

“幻,好好招待银爵老师,不要给老师添麻烦。”

一辆崭新的黑色轿车悄无声息地从地下车库滑上地面。紫堂家主最后向银爵点了点头,然后打开了车门,消失在反光玻璃的后面。

“老师,请跟我走吧......”紫堂幻局促不安看着雨中远去的轿车,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一前一后,在细密的小雨中他们沿着碎石路穿过一片草坪,白色的三色堇在雨中漫无目的地摇曳。银爵从伞下向远处眺望,一座由毛石和混凝土构成的二层建筑物在草地的尽头拔地而起,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银爵可以看见房间里影影绰绰浮动着的人影。

他们进入了那座住宅,在那之前一路无话。在玄关处换下鞋后,紫堂幻领着银爵,穿过一条二层通高的宽敞走廊。这座住宅里到处铺着柔软的白色地毯,他们的脚步声在那跌入一片寂静。时不时有仆人端着托盘无声无息地向他们走来,但都毕恭毕敬地让到一旁,等紫堂幻和银爵经过之后再像幽灵一样重新奔向各自的目的地。

他们在偌大的起居室里坐下了,只有一座巨大的石英落地钟节奏规律地敲击着雨声。从刚才开始就沉默地跟在他们身后的女性不知在何时端来了一壶红茶,然后在四溢的热汽中从怀中拿出一个记录本,无言地看着银爵。银爵知道,如果不能摆脱这位女性,他就没有办法和紫堂幻正常地聊天。

“紫堂,”银爵忽然说话了,“我想要看看上次你说过的那本百科全书。你愿意带老师到你的房间吗?”

紫堂幻从环绕杯沿的热汽中惊讶地抬起头来。银爵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拒绝。“请跟我来吧,”紫堂幻说,但银爵能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情愿,“就在二楼。”当他们走上楼梯的时候,银爵制止了那位女性试图跟上来的举动。

 

 紫堂幻推开了房间的门,银爵首先看到的是一排占满了整张墙面的高大壁翕,左半部分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书籍,右半部分则放着一些做工精致的装饰品。这个房间整洁,一尘不染,怎么都不能和一个孩子联系在一起。

银爵在靠近窗户的圆沙发上坐下了,紫堂幻则坐在床上,双手紧抓着衣服的下摆。雨点在窗沿处折了一个弯,敲击在阳台垂挂着的木制风铃上。他们面对着坐着,但没有人说话。

“紫堂,”银爵率先打破了沉默,“你愿意和老师聊聊昨天的话题吗?”

紫堂幻皱着眉头,微启的嘴唇欲言又止。最后,像是下定很大决心似的,他抬起头来看着银爵,语气里有着掩饰不了的沮丧。

“老师,”紫堂幻低声说,“我不该让您来的。您已经为我带来不少麻烦了。”

然后他低下头来,回避银爵略带审视的目光。银爵没有回应,视线在高高的书架上来回移动,发现部分书籍的内容艰深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就在这时他听见紫堂幻低不可闻的叹气,不知为何,银爵总觉得这个男孩急于让自己离开。

下一秒,从床底传来的一个微弱叫声让银爵的疑惑不攻自破。像是受到巨大冲击似的,紫堂幻的表情凝固了。他迅速将手伸到床下,但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银爵已经看见了那个正匍匐在地上、试图从紫堂幻的手中挣脱的小生灵——一只乳白色的、像雪球一样浑圆的猫咪。

小猫丝毫没有感受到主人的窘迫。它成功地摆脱了紫堂幻的手指,用柔弱的四肢支撑起身躯,然后跳到床上,亲昵地蹭着紫堂幻,希望在他的怀中找到一个舒适温暖的位置。

“.....回去!”银爵听见紫堂幻焦急的声音。他笑了起来,然后坐到紫堂幻的身边,向他伸出了双手。

“我可以抱抱它吗?”

在紫堂幻惊讶目光的注视下,银爵接过了那只毛绒绒的小猫。它一开始紧紧抓着主人的衣服不愿离开,但在银爵温柔的抚摸下,它很快地就在这个陌生人的怀里重新安静了下来。

银爵用右手轻轻地捏着小猫的后颈,后者蹭在它的怀里惬意地喵喵叫着。他的表情温柔至极,黑曜石一般的眼瞳中流转着柔和的光泽。

紫堂幻看了他们好一会儿,才转身从书架上拿下一盒牛奶,倒进一个绿色的碟子里。闻到牛奶的香气,猫咪从银爵的怀中钻出来,凑到牛奶的旁边,伸出柔软的舌头不疾不徐地舔着。

“老师,”紫堂幻看着小猫,银爵发现他又一次抓住了自己的衣服下摆,“你不会告诉他们的,对吗?”

猫咪的爪子刨弄碟子发出清脆的响声,银爵摇了摇头,紫堂幻则显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这个孩子是我半年前在后花园里捡到的,”紫堂幻说,“它失去了母亲,在那里喵喵叫着。父亲很讨厌猫,如果被他发现了,他一定会杀死它的。”

就在这时,银爵发现紫堂幻原本无神的双眸正在被一种明亮温暖的光泽充满,这使他面庞原本僵硬的线条也柔和了下来。

“你要一直养着它吗?”银爵伸出一根手指,雪白的毛球捉住了它,用毛绒绒的脑袋亲昵地蹭着。

“我当然想,但父亲早晚会发现,”紫堂幻摇了摇头,“就算父亲发现不了,他们也会告密。我打算等它长大一点,就放它离开。”

“你的父亲看上去不像是那样严厉的一个人。”银爵说。

“是的,前提是你足够优秀。”

“你很优秀,”银爵想起了帕洛斯在电话里和他说过的,“我听说你的记忆力很好,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

“但那还远远不够,”紫堂幻叹着气,“而且我竭尽全力,也不过如此。”

 

在碟子里最后一滴牛奶被舔尽之后,猫咪心满意足地钻进床底的篮子里,舔了舔自己毛绒绒的爪子,然后坠入了沉沉的梦境。紫堂幻拿起放在地板上的空碟子,将它藏在了一个陶瓷花瓶的后面。

“老师,有的时候我真羡慕金,”盯着窗外的雨又发了一会儿呆之后,紫堂幻打破了沉默,眼睛中流露出向往的神采,“他的姐姐在每个周六的下午会带他穿越半个城市,就为了看一部电影。”

银爵凝视着少年的侧脸,然后说:“你为什么不和大家讲讲你和你的猫呢?”

“什么?”紫堂幻惊讶地抬起头看着银爵,然后摇了摇头,“不,我不觉得一只猫有什么可讲的,大家都更愿意听电影里的怪物是如何摧毁了一座摩天大楼,”他停顿了一下,“就像金讲的那样。”

银爵皱着眉头,像是陷入了思索。过了半响,他抬起头来环顾着四周。

“你有铅笔和纸吗?”

迎上紫堂幻疑惑的视线,银爵展露出一个笑容。

“画下来给大家看吧,”他说,“把你和猫咪的故事。”

紫堂幻还是没有作出回应。为了让男孩真正地安心,银爵摸着他的头,然后温柔地说:“老师保证,大家会喜欢你的故事的。”

紫堂幻迟疑了片刻,但最终还是从抽屉里翻出了铅笔和橡皮,银爵也在书架上拿到了一沓白纸。做完这一切,紫堂幻端端正正地坐在了桌子的前面,银爵则站在了他的身后。

“现在试着画一只猫吧。”银爵轻声给予指示。

紫堂幻握着笔,试图在白纸上留下一些线条,但他颤抖的手指很快就使笔芯断成了两截。

“我做不到。”在又尝试了两次之后,紫堂幻颓然地放下了笔。

“不要放弃,幻。”银爵伸出手,用自己温暖的大手包裹住紫堂幻的小手。就这样,在银爵的帮助下,紫堂幻在白纸上画了一个圆圆的草丛,又在草丛里画了一只圆圆的猫。

“让我们把你加上去吧。”

于是,在紫堂幻惊讶目光的注视下,白纸上逐渐出现了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小小的少年。他打着雨伞蹲在猫咪的身旁,向它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非常可爱!”紫堂幻看着那个小小的自己,脸上泛着兴奋的光泽。

就这样,他们画完了第一幅画。然后银爵问:“还有什么细节要补充的吗?”

“我想我应该在T恤上加上一个笑脸,”紫堂幻若头所思地回忆着,“那天我穿的是哥哥的衣服。”

“那我们就加上一张笑脸吧,”银爵说,然后他们一起在衣服上加了一张小小的笑脸。

那一个早上他们都在画画,画了数不清的画,数不清的小猫和数不清的小小的紫堂幻。有的画里紫堂幻拿着一块香皂,猫咪挣扎着想要从水池里逃出来。有的画里紫堂幻拿着一本童话书,伴随着他温柔的声音,猫咪逐渐沉入了梦乡。

他们不断地画着,没有一刻停下了笔。所以当房门被轻轻叩响,从门后传来呼唤他们吃午餐的声音时,他们的面前已经摆了十五张画了。

“就到这里吧,”银爵将十五张画叠在一起,“已经到中午了。”

“等一等,老师。”紫堂幻没有放下笔,而是重新抽出一张白纸,在上面用铅笔又涂了一小会儿。画完后,他将那张纸递给了银爵。

银爵接过最后的那张纸。上面除了小猫咪和紫堂幻外,在右下角还画了一个小小的自己,坐在那里微笑着看着他们。紫堂幻特地用黑笔在他的脸上涂了一层淡淡的颜色,还在脸颊上留了一道反光。

“怎么样?”紫堂幻紧张地等待着他的回复。

“我很喜欢,”银爵摸着男孩的头露出一个微笑,然后将它和其余的十五张画放在了一起,“我想大家都会很喜欢的。”

 

 

银爵再一次见到紫堂幻,已经是星期一的下午的第二节课了。那时教室里喧闹的孩子们刚刚安静下来,银爵将手中的课件放在桌子上,拿起一只白色粉笔,转身在黑板上留下了一行短短的公式。所有人都瞪着大大的眼睛,焦急地等待着他解释这个公式的意思。

“我们本该开始第一章的,但在正式上课之前,”银爵停顿了一下,眼睛在教室里扫视了一圈,“让我们先请紫堂幻同学上台,讲完上周五他没有来得及分享的故事。”

教室里一阵骚动,很明显,一个周末过去之后,很多人都已经忘了这回事。银爵不得不举起手来示意大家安静。

“紫堂同学,可以吗?”自从上课铃响后,银爵就一直有意识地看着坐在角落里的紫堂幻,此刻才发现连自己也有些紧张。

紫堂幻迟疑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他从抽屉里拿出那沓薄薄的纸,在无数双视线的注视下,缓缓地从座位上站起身。为了让男孩安心,在四目相接的那一刻,银爵向他投来了一个鼓励的眼神。

又一次的,紫堂幻孤身一人站在了讲台上面。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那沓纸立了起来,所以教室里的人都可以看见那只在草丛中的小猫,和蹲在它旁边、伸出手的小小的少年。

一开始紫堂幻的声音很低,最后几排的人不得不屏住呼吸才能听清他在讲什么。但当他讲到给猫咪洗澡的细节的时候,他们都哈哈大笑起来,善意的笑声也为紫堂幻注入了力量,他的音量逐渐提高,故事也变得更加生动有趣,就连一向喜欢走神的佩利也将视线从窗外移了回来,津津有味地听着他的描述。

“......最后老师和我一起坐在桌旁,我们拿着画笔,把这一切都记录了下来。”

他的最后一句话在下课铃中结束。这时人群中爆发了一阵欢呼,不是因为孩子们急着冲出教室,而是他们实实在在地被这个故事打动了。在银爵的带动下,所有人都鼓起了掌,在紫堂幻走下讲台的时候,凯莉甚至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这次你干得不错嘛。”

银爵远远地站在教室的前面,看见被人群重重围住的紫堂幻。男孩显然头一次被这样对待,双手抓着衣服的下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就在这时一个腼腆的女孩挤到他的身边。“谢谢你,”她羞涩地说,“谢谢你救下了那只猫。”

“我家的楼下有一只流浪猫,”这时另外一个人也加入了谈话,“我想我经过超市的时候会为它带一根火腿肠的。”

远远的,被人群围着的紫堂幻看见了银爵。紫堂幻高高地举起手来,由衷地向他绽放了一个笑容。

 

 

最后一节课结束之后,银爵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整理教材。门就是在这时被忽然敲响。银爵抬起头,看见了站在门边、双手交叠在背后的紫堂幻。

“有什么事吗?”银爵问。

“老师,您能过来一下吗?”

银爵放下教材走出了办公室。直到紫堂幻将手伸到前面,银爵才发现那只像雪球一样洁白的猫正挂在那里喵喵地叫着。

“我想是时候放它离开了。”紫堂幻将它抱进怀里,捋着猫咪耳朵后面的绒毛轻柔地说。

“你确定他已经可以独自生存了吗?”

紫堂幻低头看着猫咪,想象着它可能遭遇到的各种危险。但希望和善意总是存在的。即使被碾成粉末撒进大海,它们也永远仰望太阳,只需要一阵风就能在最贫瘠的土壤里肆意汹涌地绽开。

迟疑与不舍在紫堂幻的眼瞳中一瞬即逝。然后他看着银爵,坚定地点了点头。

于是他们一起下楼,穿过缀满绿萝的长廊,走到教学楼后面的那块空地旁边。时间好像又倒流到了他们初遇的那个下午。紫堂幻蹲下来,将小猫轻柔地放在柔软的草地上。

过去的半年里,小猫一直在篮子里扑腾,如今却第一次接触到了真实的地面,它好像为这世界的一切感到新奇。一只银色的蝴蝶从空中滑翔而过,它的视线被蝴蝶吸引,追逐着它开始向前奔跑。

它们一前一后地追逐着,一直来到学校的大门口。就在这时,猫咪忽然停了下来。它转过身,用一双清澈的蓝色眼瞳凝视着紫堂幻。

察觉到猫咪的视线,紫堂幻挥舞着右手,郑重其事地向猫咪作出告别的姿势。银爵原本以为他会哭,可是至始至终,男孩都只是坚定地看着,没有落下一滴眼泪。恍惚中银爵看见那只猫咪向他们点了点头。它向着他们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后向前走了一步,消失在了大门的后面。

————————————————————————————————


紫糖是一个温柔的孩子,也希望世界可以温柔地对待他~(悄声)

总而言之感谢您能看到最后!

评论(18)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