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的蝉

没有在码字!😢😢


但依旧为了能写出满意的文字而持续努力着!!!

【银幻】一个谜语的几种简单猜法

*此篇致敬于同名短篇小说,有相似段落,请谨慎阅读!

————————————————————————————————

紫堂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狼藉的厨房地板上。他试图挪动上半身,头却一阵急促地疼,才想起昨晚将两罐啤酒喝光之后,他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他扶着冰箱的门站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到客厅里,拿起听筒,想要给金打一个电话。他知道有金的安慰,情况会好很多。但他的手指在按键的位置不动了。紫堂幻忽然想起金已经回了家,现在大概和他的姐姐坐在沙发上,一起看那部他曾提过的电视剧。

这时一串数字从紫堂幻的脑海中一闪而过。620,像是某种昭示命运的预言。紫堂幻的视线在客厅里游离,试图回忆起自己在哪儿看见过它——然后他想起来了,昨晚那个人说完分手告别的话,拿起大衣走出的咖啡厅的时候,紫堂幻在一阵头晕目眩中捕捉到了墙上电子钟显示的时间,正是六点二十。

换做往常,紫堂幻一定会认为整件事荒谬无比。但那个人的离开,以及自己第一次喝酒的事实,让紫堂幻觉得再多一件荒谬的事也无妨。于是他没有犹豫地按下了那三个数字——620。他的手指因为酒精的作用而颤抖着,以至于三次之后才按对。

紫堂幻忽然感到一阵害怕,害怕电话会在嘀的一声过后滑进声音无法到达的真空。但是电话通了。紫堂幻润了润干涩的喉咙,心脏跳得飞快。

“喂?”

电话里响起一个男性的声音,听上去还很年轻。酸涩的液体在紫堂幻的胃那儿一阵一阵地上涌,他又想起了那个人。

“喂,您在吗?”没有听见回应,对方又问了一遍。

“我在,”紫堂幻回答,才发现自己声音有些嘶哑,“我在的。”

“请问您是?”

“非常抱歉,我在备忘录里看见一个没有备注的电话号码,就打过来了。”说完这句话,紫堂幻都惊讶于自己说谎的自然。

电话里没有声音了,紫堂幻认为自己在短暂的停顿中听见了笑声。

“这里是一家宠物店,”那个声音说,“我们的确有在店门上贴联系方式,也许是您路过的时候记下来的。”

换做是往常,紫堂幻应该已经紧张地发抖了。曾经有一次真心话大冒险,他被惩罚拨打一个未知的号码,结果电话刚接通他就匆匆忙忙地将它挂断了。但今天,也许是因为血液里上涌的酒精,让紫堂幻有了继续这段对话的勇气。

“我想要一只猫,”紫堂幻说,“我之前养的猫走丢了。”

紫堂幻没有说谎,他的确丢过一只猫,但那是至少五年前的事了。

“我们这里有很多种品种的猫,您想要什么品种?”

“布偶猫。”紫堂幻闭上眼,在剧烈的头疼中努力回忆着那只猫明亮的蓝色眼睛。

对面又一次没有声音了,这让紫堂幻有些害怕,害怕他们的对话就此终结。

“没有吗?”他的声音有些发抖。

“抱歉,刚才我只是在查看,”对方说,“您很幸运,我们这里还剩下最后一只。”

紫堂幻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又慌乱起来,他意识到自己并不想买猫,担心对方会要求留下姓名。

然而对方却将他的沉默错认为一种犹豫,于是说:“布偶猫尽管是一种大型猫,但性格温顺。我曾经有一位朋友也喜欢这种猫。”

“是这样吗?”紫堂幻问,“他喜欢什么颜色的布偶猫?”

对方沉默了片刻。“这倒不是很清楚,”他说,“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抱歉,”紫堂幻真诚地说。这时他发现除了电流声,电话里夹杂着许多种不同的说话声和叫声,足以说明对方正身处嘈杂的环境。

“请您谅解,喂食的时间到了,”紫堂幻能听出对方语气里的慌乱,“这边稍微有点吵呢。”

“实在不行的话我下次再打过来吧。”

“太抱歉了,”对方说,“这是您的常用号码吗?”

但是紫堂幻没有听见这句话。他已经失去了意识,听筒撞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一声。

 

第二天醒来之后,紫堂幻将这通荒谬的电话归咎于那两罐啤酒。那之后他一直提心吊胆,担心电话铃会在某天再次响起,告诉紫堂幻他们还为他留着那只布偶猫。好在之后电话虽然又响过好几次,但都不是那家宠物店打来的。

紫堂幻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彻底忘记了这件事。直到一个月后的周六晚上,他去参加同学聚会,才发现遗忘不过是一种错觉。每当他看见有人手挽手站在一起,就仿佛看见离去之人的幻象漂浮在他的头顶,于是意识到痛苦只是换了一种形式蛰伏着,在任何回忆照进现实地方显现,就像此时此刻。

于是他走出饭店,在夜晚昏暗的路灯下茫然无措地站着。一个月前关于那通荒谬电话的记忆击中了他。像是为了迷惑他似的,在街对面昏黄路灯投下的光亮圆区里,他看见了一个孤零零的电话亭。

紫堂幻想要悄无声息地退回到人群中,但对于幻象的恐惧让他最终选择了屈服。他走到马路对面,从口袋里翻出一个硬币,看着它悄无声息地滑进那条细长的缝。然后他按下那串数字——620,在一片寂静中等待着。

“您好?”等对方将电话接起,紫堂幻才发现那个声音竟奇迹般地让自己安下了心。

“你好,”紫堂幻说,“ 我想要一只买布偶猫,一个月前曾和你联系过。”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很明显陷入了回忆。“我想起你来了,”他说,“我还一直想着你什么时候会打来。上次挂断的时候太急,我忘了告诉你店名,又不敢擅自打过去。你想什么时候过来一趟?”

“什么时候......”紫堂幻用指关节叩着电话金属质的机壳,无意识地重复着。

“你还好吗?”对方停顿了一下,“你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消沉。”

这一句意想不到的话,让紫堂幻生出一种想哭的冲动。一个他不了解相貌,连姓名不知道的陌生人,在这个夜晚给他的胸膛来了重重的一击。尽管理智告诉紫堂幻不应该这样做,他却忽然产生了一种念头,想要将自己的痛苦告诉电话对面的那个人。

最后他放弃了挣扎。抱着对方会就此挂断电话的觉悟,紫堂幻轻声说:“我们分手了。”

他闭上眼,以为会听见电话挂断的声音。出乎意料的是,听筒里滋滋的电流声依旧没有间断地传来,提醒紫堂幻对方还没有离开。

“想来看看猫吗?”他说,“有一只宠物,你会好过些的。”

紫堂幻几乎是笑了起来。

“你确定吗?”

“我确定,”那边的声音说,“所以我才开了一家宠物店。”

之后他们就将原本的客套话丢到一边去了。他们从猫开始聊起,因为最近城市里流浪猫激增的缘故,他们聊起收养猫的事,对方表达了自己对于不负责任主人的谴责。“有人的猫生病了,就丢到门外让它自生自灭,因为猫并不会对人构成威胁。”紫堂幻对此表示赞同。接着他们又聊到房屋,对于在这座城市定居下来达成了某种奇异的的统一。然后,不知为何,他们聊起了爱情和命运。这时两个人的态度都严肃了起来,但却又小心翼翼地回避着,尽量不触及对方的过去。

就这样,也许是过去了一个或者两个小时,等紫堂幻在全身上下再也翻不出一枚硬币之后,他向对方表示了歉意。

“抱歉,”紫堂幻说,“我不得不挂断电话了。”

“没事的,能和你聊天非常开心。”

这时紫堂幻想起,自己还没能问到这家店的位置。尽管并不想养猫,他还是希望见见电话里的人,向他当面表达自己的感谢。

“我的宠物店坐落在中央广场的书店旁,”对方笑着说,“你很容易就能找到的。”

 

 

第二天的傍晚,紫堂幻乘坐地铁来到了中央广场。那个人说的没错,宠物店并不难找,在夕阳下它反着光的白色屋顶格外显眼。它就坐落在街道的转角,和全市最大的书店隔街相对。隔着窗户玻璃,紫堂幻能看见许多宠物趴在反光玻璃的后面,一双双好奇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他温柔地看了它们一眼,推开门走了进去。

也许因为正是下班时刻,店里的人并不很多。隔着一层一层垒起的铁笼,紫堂幻看见一个穿着衬衣的白发青年半跪在地上,正往一个碟子里倒着金黄色的鱼型小饼干,身前的铁笼里躺着一只雪白的猫。紫堂幻笑了起来,猜想这就是那个声音的主人,于是走过去站在青年的身后说:“我来看布偶猫了。”

那个皮肤黝黑的青年转过身来。在白炽灯灼热的光线下,他漆黑如墨的眼瞳流转着微弱的光泽。在看见他的眼睛的那一刻,紫堂幻的声音哽在了喉咙里。

——他看见过这双眼睛。

五年前,紫堂幻曾经无比温柔地亲吻它们,感受嘴唇敷上眼睑时睫毛的微颤。他仍记得对方微笑的模样,那双眼睛会像月亮一样弯起,拉出一条细长的缝。紫堂幻只看见过一次那双眼睛盈满泪水,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见那双眼睛流泪。而如今,这双眼睛深处的锋芒尚未泯灭,却已被岁月磨得平和了许多。

 

“我不知道你开了一家宠物店。”紫堂幻说,声音抑制不住地颤抖。

“你的声音比五年前成熟了许多,”银爵站起身,“我甚至没能听出来。”

良久,他们相视无言,都试图将对方过去的影子和现在的形象重合在一起。直到关在笼子里的猫咪不耐烦地叫了一声,两人才有些尴尬地低下头,避开彼此的视线。

“你还喜欢布偶猫吗?”银爵将猫咪抱出笼子,一边捋着它耳朵后面的毛一边说,“我以为那只丢了之后,你就不会再买了。”

紫堂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想哭,结果只是含糊地应了一声,然后从银爵手中接过那只刚出生不久的布偶猫。这只幼猫光滑柔软,两只瞳孔如海水般明亮澄澈,和他五年前丢掉的那只几乎一模一样。

“我可能暂时不会买了。”光是说出这句话,就让紫堂幻失去了所有的勇气。四周是如此安静,安静地让他不安。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如同一场梦。他将猫抱还给银爵,在一阵头晕目眩中想要为自己找一个出口。

终于,他找到了。他想从那里逃离,身后却突然传来银爵的声音。

“明天,”银爵停顿了片刻,“我们还能像之前那样通电话吗?”

紫堂幻立在了原地,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通过店门口的一面镜子,他看见了挂在墙上的时钟,时间正好是六点二十。他忽然意识到,这串数字一定是一个谜语,有关于结束或者开始,而谜底可能需要他花上一辈子才能解开。

“我不知道,”紫堂幻说,“但我想可以,也许可以。”

————————————————————————————————

感谢大家的阅读!

评论(16)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