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的蝉

没有在码字!😢😢


但依旧为了能写出满意的文字而持续努力着!!!

【银幻|abo】迷途(一)

是abo的设定,实在想不出标题.......因为是文风实验的产物,这篇会和之前的风格相差很大,而且不一定能写完......QAQ

之后会补写一篇普通的,黏黏糊糊的abo的......!

————————————————————————————————

*abo世界观

*故事时间设定为15集前后,在原作中幻幻在此时被公布了位置以及号码牌

*在该世界观下,本篇对迷宫赛规则进行了更改:在规定时间内,alpha需要找到一个omega并对其进行标记,标记后的omega将成为他的所有物。当omega对应的alpha被杀死,其他的alpha可以对这只omega进行二次标记。(需要注意的是,alpha的数量远远多于omega的数量)

*最后拥有自己 omega的alpha能够通过迷宫,在残酷生存环境中存活下来的omega也可以通过迷宫

*可能会出现不适片段......请务必谨慎阅读!!!

——————————————————————————————————

紫堂幻已经三天没有注射过抑制剂了。自从发情期的出汗症状在他身上初露端倪,他就一直在迷宫中四处游走,希望能在废墟下面找到其他omega参赛者落下的抑制剂注射器,却一无所获。有好几次他能从几个alpha手里侥幸逃脱,都仰仗于大赛主办方提供的这种短时速效药物——一种装在透明针管里的、粘稠的绿色液体。一旦被注入血液,它就能与omega的细胞结合,并迅速释放出特殊的抑制物质。

长期以来,紫堂幻都不像金那样善于掩盖自己的信息素,也没有强大的alpha在身边进行无时无刻的保护。一旦临近发情期,他的气息即使隔着一百米也能被alpha轻易捕获。所以在最后一支抑制剂耗尽之后,紫堂幻不得不在每一个地方只做短暂停留,并捡拾其他alpha参赛者丢弃在迷宫中的衣物来掩盖自己的气味。

但在父亲将自己位置公布的那一刻,紫堂幻就知道他之前所做的努力都化为了乌有。他被丢在了最糟糕的处境——一只处于发情期初期、没有被alpha标注的omega,并且这只omega的身上连一支抑制剂也没有剩下。

永无止尽的逃亡生涯开始了。强大的alpha参赛者们在阴影里潜行,他们追踪紫堂幻留下的信息素气味,就如同训练有素的猎犬追踪受伤的怪物残留在地面上的血迹。借助着计谋和小斯巴达们的力量,紫堂幻勉强甩掉了一些alpha,但他知道,随着身上信息素的气息变得愈发强烈,这样的逃亡不可能无穷无尽地持续下去,总有一天,他会被饥渴难耐的alpha们抓住的。

——就像此时此刻。

三个alpha参赛者站在紫堂幻的面前。他们居高临下看着他,脸上露出那种傲慢自得的表情。此刻他们都不再抑制会暴露自己方位的alpha气场了,因此紫堂幻的身体被强制地固定在地面上动弹不得。他只能坐在那里,背靠着黑色的巨大岩石,绝望地看着那三个人向他逼近,却因为乏力而无法作出任何逃跑的举动。

“真是太走运了,”第一个alpha喘着粗气说,“我原本以为是一个陷阱,却没想到紫堂家真的存在着omega,而且弱到连自己的气味都没法抑制。”

“他看上去还是个没来得及被标记的omega,”站在中间的那个人说,他的眼睛因为欲望胀得通红,“这可真是稀有呀。”

紫堂幻被笼罩在三个alpha投下的巨大阴影里,感觉理智正在他们强大的气场中迅速溃散,但他知道此时此刻崩溃于他而言意味着什么。只要他向他们发出一声邀请或者求饶,那三个饥渴难耐的alpha会像野兽一样一拥而上,将失去抵抗能力的自己分食地干干净净。他只能屏住呼吸,竭尽全力抵抗着他们强烈的气息,让大脑在崩溃的边缘飞速旋转。

“你们三个都是alpha吧?”紫堂幻用右手支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为什么你们不先决出胜负,让我成为胜者的奖励呢?”

“别和我们耍花样,”第三个alpha笑了起来,“我们可不想互相战斗,所以在追上你之前就商量好了,谁先标记你,你就归谁。”

“但是.......”

紫堂幻还没来得说完这句话,重重的一拳就像落石砸在了他的胸口,将他未尽的话语和空气强硬地从肺部挤出。他瘫倒在地,那三个alpha一哄而上,在肋骨断裂的疼痛中他感觉无数双手在自己的身体上下游离,蛮狠地撕扯着他的衣服,其中有一只甚至伸向了他的腹部......

紫堂幻绝望地闭上了眼,在他们如同狂风骤雨的探求之下,他的五感被难以抑制的欲望和渴求吞噬。那三个alpha已然疯狂,他们一心只顾着撕扯着他的衣服,以至于当那个更强大的alpha走到攻击范围内的时候,他们已经来不及逃走了。

“三个人不够的话,再加上我怎么样?”

三个alpha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空气骤然变得凝滞沉重,像是结了一层冰,无言的恐惧像毒蛇爬上了他们的脊梁。紫堂幻强忍着疼痛抬起头,看见一个人影像幽灵一样从黑暗中浮现,四周悬浮着散发着死亡气息的银色锁链。

“银爵,”第一个人说,他声音中的那丝狂气消失了,“你的目标......也是这小子吗?”

“既然大家目标一致,”第二个人战战兢兢地说,“那就还和之前一样,谁先标记就先归谁......”

“你们也配?”

银爵笑了起来。锁链在他的四周悬浮着,切割空气产生绽裂的红色火花,如同吞吐着火焰的地狱之犬,只要主人一声令下就能使敌人身首异处。那三个人都被他强大的alpha气场震慑住了,也由此明白了一个事实——即使他们搭上性命,也不一定能在前大赛排名第三的怪物身上占上一点便宜。

“银爵大人,”第二个人站起身来,在无言的恐惧中向后退去,“如果这是您看上的猎物,我们就不插手了......”

“滚吧。”

他们狼狈地穿好自己的衣服,消失得几乎和到来时一样迅速。当紫堂幻反应过来时,空旷的场地上只剩下他和银爵两个人了。

“抱歉惊吓到你了,”银爵说,“我不得不这样做来将他们赶走。”他一边说着一边向紫堂幻靠近,沉重的压迫感消失了。紫堂幻试图后退,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退路。

“不用担心,”银爵走到紫堂幻的面前,“我和他们不一样,不对这种事抱着扭曲的兴趣。事实上,我来找你,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什么?”紫堂幻竭尽全力地维持着自己残存的理智。

“让我标记你,”银爵说,“作为交换,我会保护你直到迷宫赛结束。”

紫堂幻看着银爵的眼睛,以为对方是在开一个玩笑。这根本就算不上一笔交易,在这个由alpha们操纵的大赛规则下,能被厉害的alpha标记是所有omega都期待的事情,因为有了强大alpha的庇护,弱小的Omega们能够免于被二次标记的痛苦。

“你是不是找错人了?”紫堂幻无力地笑了起来,“像你这样的强者应该去找更强大、也更适合你的omega。”

“我没有找错人,紫堂幻。”银爵说,“一直以来,我都在观察着你。”

这句话带给紫堂幻的惊讶多于疑惑。他看着对方深邃漆黑的瞳孔,所有的光线都在那里陷落进去,却不能在里面读出一点情绪的波动。良久,他才深吸一口气说。

“你为什么要帮我?”

“这是一场荒谬并且不平等的比赛,”银爵停顿了片刻,“你就当是我为了反抗规则而做的一点微不足道的斗争吧。”

紫堂幻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他早就对银爵强大的实力略知一二,事实上,有他的庇佑,自己从迷宫存活的几率要大很多。

得到紫堂幻的许可之后,银爵蹲下来,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一管针剂。紫堂幻认识它,这正是他几天以来一直心心念念的药物——能够抑制他发情的抑制剂。冰冷的液体被推入肌肉,紧接着像潮水一样褪去欲望之后的是难以抑制的倦意。紫堂幻再也没法维持自己的意识,在银爵的怀中昏睡了过去。

 

意识清醒的时候,紫堂幻发现自己正身处一片晦涩的黑暗,空气潮湿并且闷热,只有一丝风从唯一的一点光明处丝丝缕缕地飘来。他强忍着腹部的疼痛坐起身,也就是在这时,从黑暗的那头传来了由弱渐强的脚步声。紫堂幻警惕地睁大了眼,长久地注视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你醒过来了吗?”伴随着刺耳的金属摩擦声,明亮的黄色火焰照亮了黑暗,银爵的脸从那里浮现了出来。他抱着一小捆木柴,在紫堂幻的身边坐下了。

“我睡了多久?”紫堂幻揉了揉自己肿胀的眼睛,银爵的到来让他安下了心。

“三天左右。”银爵没有转头看他。又一截木柴被投进火焰,火焰将它吞噬爆裂出噼噼啪啪的响声。

“那可真是漫长的一段时间......”

“是的,”银爵打断了他,“漫长到足够你的抑制剂失去效用。”

紫堂幻惊恐地看着银爵,试图在他的脸上读出这句话的含义。

“这几天我都在这附近搜寻抑制剂,”银爵淡淡地说,“但是一无所获。”

“这意味着......”

“你很快就会进入发情期。而一旦你进入发情期,我们就会成为所有alpha的目标。”

他们都不再说话了,密不透风的沉默在两人中间蔓延开来。一开始它沉沉地坠落在地面,如今却被炽热的火焰鼓动,像一阵风从地面升起,流向某个必然的方向——在那里,存在着他们俩人都无法回避的问题。

“我想,”银爵凝视着紫堂幻的双眼,“我不得不尽快这样做了。”

 ————————————————————————————————

呜.......卡车了QAQ......

规则中没有出现beta是因为不会描写到他们(悄声)

评论(16)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