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的蝉

没有在码字!😢😢


但依旧为了能写出满意的文字而持续努力着!!!

【银幻】幽灵守则

*终于结束了旅行!(つД`)

*这一篇一点也不好吃!......文中【】内内容是现在发生的事,其余部分是回忆。世界观和原作是差不多的。

*......在开学之前还想挣扎着再更几篇(躺)!

————————————————————————————————

银爵,被神明诅咒的幽灵——在目录上读到的这个名字给紫堂幻似曾相识的感觉。名字后面跟着一串连续的黑点,指示着他将这本图鉴翻到第258页。

紫堂幻很快就找到了这一页。令他失望的是,有关幽灵银爵的内容并不多,右上角的一张插图和下面的一小段介绍就是全部了。

那张插图吸引了紫堂幻。银白头发的青年匍匐在地面,一条沉重的锁链从脖子一直垂落到页脚。他愤怒的目光几乎要灼穿纸页,紫堂幻连忙将视线转移到下面的文字介绍。

“幽灵银爵,”紫堂幻的手指从第一排下面滑过,“是因为违抗神明而被诅咒了的漂流民族的后裔。作为惩罚,他失去了归属,永远在这世间漫无目的地游荡。”

紫堂幻抬起头,望向在这个清晨忽然出现在他窗台上的那个人影——准确来说,那个幽灵。尽管书上的画像因为印刷问题而有些模糊,但从一致的发色、肤色,以及脖子上的锁链判定,他与插画中的青年应该是同一个人。

“银爵先生,”紫堂幻轻轻叫了一声,“您是银爵先生吗?”

那个被称作银爵的幽灵似乎没能听到紫堂幻的呼唤。他沐浴在初生的阳光之下,全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微光。但最令人惊叹的是,鸟儿们持续不断地飞过来落在银爵的身上,远远看上去,他就像一棵在风中飘摇的会发光的树。

“不用试图和银爵交流!幽灵听不见人说话的声音,”紫堂幻继续读下去,“只有动物们能和幽灵交谈。”

“在家里的窗台上发现了银爵?无需担心,他不会伤害你,也不会把你的房间弄得一团糟,”接下来的句子下面画了波浪线,“仁慈的神明消除了银爵的记忆,所以这位幽灵是无害的。”

就在这时,紫堂幻又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发现银爵不知何时侧过了身。透过无数双扇动的翅膀,他们的视线在空中相遇了。紫堂幻原本以为他会在那双黑色的眼睛后面看见仇恨和愤怒,就像书上画的那样。但事实上,此刻它们平静地就像两汪湖泊。

紫堂幻慌乱地低下了头。就在这时,他看见了书上的最后一句话。

“只要不违反以下两条守则,过不了太久幽灵银爵就会从你家里离开,”下面的字体加了粗,“一,别让他摸到你家里的猫。二,不要原谅他犯下的任何错误。

 

 

【“等等紫堂,”金这时忽然打断了紫堂幻,“说真的,你不记得银爵这个名字了吗?”

“怎么了?”紫堂幻抬起头,疑惑不解地看着金的眼睛。

“第一节历史课老师不是讲过吗?”金说,“银爵是第一个试图反抗神明的人,他发动的第一场革命为后来的全星球解放奠定了......”

这时一个羽毛球从教室的后面飞了过来,金偏过身子巧妙地躲了过去。

“你知道我从来不喜欢历史。”紫堂幻把羽毛球捡起来扔给佩利,“再说,关于革命时期的那段历史基本上没有记载,考试应该不会考。”

“好吧,我只能说,你借的那本《幽灵图鉴》大概比我曾曾曾祖父还要老,”金叹着气,“那个时候神明还没被推翻,编写书籍的人当然不会提到银爵发动叛乱的事。”

紫堂幻低下头陷入了思考。

“不过,你的运气也实在是太好了,”金向紫堂幻投来羡慕的目光,“但你到底是怎么把两条守则都打破的呢?”】

 

 

不得不说,这位幽灵的来访让家里的一切事情都变得微妙了起来。比如,早饭过后的周末上午,银爵会拖着脖子上的半截锁链漫无目的地游荡,从楼上晃到楼下,又从楼下走回楼上。

有的时候,他在这面墙里消失不见,又从紫堂幻书架上那本《幽灵语言》的书脊上探出了头,害得紫堂幻在找书的时候差点从梯子上摔下去。

到了下午,幽灵总算安静了一点。在紫堂幻写作业的时候,银爵会占据他的床,和天花板先生进行无聊的对视游戏,每场都能持续一小时左右。

不过银爵最喜欢的还是傍晚。当远方的树木在微醺的天空下投下最后的剪影,他会坐在阳台的栏杆上,上半身因为落满了夜莺和猫头鹰而摇摇晃晃,淡漠的视线从地面升起,长久地落在林木线与天空的交界处。

至于那只橘色的、叫斯巴达的猫会出现在银爵的眼前,纯属一场意外。自从银爵来了之后,紫堂幻原本将它交给自己的哥哥们暂时抚养。但是有一天,趁着他们出门买东西,小猫从房间里偷跑了出来。紫堂幻发现它时,它正坐在楼梯上,舔着自己毛绒绒的爪子。

紫堂幻向它冲了过去,但已经来不及了。银白色的锁链凭空出现,猫咪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叫唤,就在空中完成了一次漂亮的飞行。

紫堂幻战战兢兢地转过身。那位幽灵正坐在高高的立柜上,怀中是那只小猫。小猫没有受一点伤,但睁着圆圆的眼睛,看上去吓坏了。

 

 

【“历史书上的确有提过他的武器是锁链,”金若有所思地用指关节叩着桌子,“好像还有名字,不过我有点忘了......”

“那个是武器吗?”紫堂幻有些惊讶看着他的友人,“但我的小斯巴达并没有受伤。”

“银爵很喜欢动物吧?”

“嗯,”紫堂幻回忆着银爵温柔地抱着猫的样子,“他对待它们总是很温柔。也许因为幽灵只能和动物交流?”

“是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呢......”金低下了头。

羽毛球第二次从后面飞了过来。这次它没有在空中犹豫,而是爽快地挂在了灯管上。教室里顿时混乱了起来。

“我觉得用不了一会儿,他们会把这个教室给翻修一次,”金看着正从橱柜里拿出扫帚的佩利叹着气说,“要不我们离开吧。”

“我想也是,”紫堂幻拿上书包,“从这儿走到校门还有一段距离,我可以和你讲完剩下的故事。”】

 

其实第二条守则被打破和金有关,准确地讲,和金向别人借来的一张光盘有关。

前段时间一部动漫风靡起来。这部动漫以数百年前的革命时代为背景,讲述一个少年在友人的帮助下推翻神明统治的故事。由于记载真实历史的书籍在战争时期被毁,编剧天马行空地加入了许多有趣的设定,所以那段时间在青年中间格外流行。而守则被打破的那个傍晚,金来紫堂幻家里所拿着的光盘里,所装着的就是这样一部动漫。

当然,紫堂幻那时并没有把银爵的事情告诉金。他担心这会吓到自己的友人,于是将幽灵留在了窗台上,和他的十一只夜莺、一只猫头鹰、两只垂耳兔还有一只橘猫呆在一起。

他们很快就在剧情里陷了进去。如果不是因为银爵在阳台上打碎了一个花瓶,紫堂幻想,也许只用一个晚上,他们就能把这部动漫看完。

“这是什么声音?”金按下暂停键,想要掀开窗帘,却被紫堂幻拦了下来。

“没什么,”紫堂幻摇了摇头,“多半是一只老鼠。”

“你的小斯巴达去哪儿了?”

“暂时交给我的哥哥了......”由于心虚,紫堂幻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他们继续看了下去,但老鼠存在于阳台上的事实就如同墙上的一道裂缝,总是让金赶到隐隐的不安。所以没过多久,他就一个人回家去了。

 

【“竟然是那个晚上!”金打断了自己的友人,“你应该带我去看看他的,我一直都很崇拜他。”

“不用着急,”紫堂幻说,“你会有机会的,先让我把剩下的部分讲完吧。”】

 

 

紫堂幻走向阳台,发现银爵正孤身一人坐在寂静的黑暗里,鸟儿们不知何时已经飞走了。花瓶的碎片像星星溅落在地面上,紫堂幻最喜欢的那株茉莉就奄奄一息地躺在宇宙中央。

“你之前都很安静的。”紫堂幻的语气里含着一丝责备,尽管他知道银爵并不能听见。

紫堂幻又向前走了一小步,脚尖不小心踢到了一片碎片。咔嚓。银爵转过了身,他的脸在光线中浮现的那一刻,紫堂幻失去了前进的勇气。

——他好像是在哭。在微弱的灯光下,幽灵低垂着视线,眼瞳中泛着银白色的微光。他的嘴唇嚅动着,似乎想要对紫堂幻说些什么。

“你在说什么?”紫堂幻摇了摇头,“你知道的,我什么也听不见。”

幽灵依旧断断续续地说着,但紫堂幻只是不断地摇头。终于,幽灵放弃了。他不再看紫堂幻,而是在黑暗里将身体蜷缩成小小的一团,这让他看上去比任何时候都要脆弱渺小。

紫堂幻思考着是什么让幽灵这么难过。难道是因为自己在说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责怪的神情吗?

“打碎这个花瓶真的没什么,”于是紫堂幻竭尽全力地展露一个笑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打破第二条守则,“它不过就是一个花瓶,所以没关系的,银爵先生,请不要再自责了。”

他知道这不过是徒劳,因为幽灵并不能听见他的话语。然而,最后一句话刚刚落下,银爵就又一次望向了紫堂幻。这一次他直视着紫堂幻的眼睛,紫堂幻在他睁大的眼瞳中读出了某种东西,就如同失明之人睁开双眼,在长久的困惑中忽然看见了太阳。

“.......幻?”

一阵风穿过阳台,隐没于黑暗的树叶在光线下微光闪烁。银爵从窗台上一跃而下,向着紫堂幻走了过来。紫堂幻在恐惧中后退,却没逃开幽灵向他伸出的那双手。不对,那不是幽灵,因为这一次那双手没能穿过他的身体。紫堂幻感受到了真实、柔软的触感,一个和他一样温热的身躯。

 

 

【“他就是这样拥有实体的吗?”金的神情中流露出一丝惊讶,“这听上去太不可思议了。”

“的确如此,”紫堂幻叹着气说,“我现在也觉得像一场梦。”

“这件事一定有什么含义。”金若有所思地说。

就在这时,紫堂幻听见一个声音在呼唤自己的名字。他抬起头来,看见了那个站在校门后面的高大身影。银白头发的青年正站在那里,远远地向他挥着手。】

 

 

 

【紫堂幻走在路缘上,银爵则在旁边牵着他的手,让他能维持平衡不至于摔到马路上。

“银爵先生,刚才金问我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这时紫堂幻忽然看向身旁的银爵,“那天晚上你究竟为什么难过?”

“其实我没有作为幽灵时候的记忆,连人类的那部分也很淡了,”银爵的语气中有一丝歉意,“我唯一记得的是,自己一直在祈求一个人的谅解。”

“谁?神明吗?”

“当然不会是神明,”银爵笑了起来,“我只记得那个人和你一样温柔。几百年前,在与神明为敌的时候,我曾将一件事情交付给他,我直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件事究竟是正确还是错误。但那件事给他带来了痛苦,之后我一直都想要向他道歉。”

“那你向他道歉了吗?”紫堂幻问。

“没有,”银爵的眼神黯淡了下去,“直到他离开我,我都没有勇气告诉他。”

紫堂幻沉默了一阵,然后说:“我很抱歉,银爵先生,我也许不应该问你过去的事。”

就在这时,他不小心在路缘边滑了一下,差点摔到了马路上。银爵及时拉住了他,因此紫堂幻跌进了他的怀里。

银爵将双手搭在紫堂幻的肩膀上。在长久的沉默中,他凝视着紫堂幻的双眼,表情从未变得如此柔和。

终于银爵打破了沉默:“但这已经不重要了,”他说,“这已经不重要了。”】

————————————————————————————————

评论(28)

热度(262)